中山两夫妇离婚打了两年的千万存款官司——通
admin 2020-05-2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摘要:这对夫妇从辽宁来到中山,一起工作,一起创业。事业成功后,他们离婚了。离婚前,两人有数千万的存款,并为财产分割打了一场为期两年的官司,指责对方秘密转移资产。一审法院要求双方当事人只需解释支出超过5万元。这位女士认为这是不合适的,而这位男士对少于5万元的单笔付款说不。

这对夫妇从辽宁来到中山,为了事业一起工作,但是事业成功后,他们离婚了。离婚前,两人有数千万的存款,并为财产分割打了一场为期两年的官司,指责对方秘密转移资产。一审法院要求双方当事人只需解释支出超过5万元。那个女人认为这不合适。这名男子的个人消费低于5万元,其中608万元下落不明。最后,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考虑到双方日常费用相对较大的实际情况,可酌情以5万元为标准。更重要的是,该女子没有提供该男子恶意转移财产的证据。因此,基本上认为一审只是微调,该女子被判赔偿该男子107.8万元。

争议

数百万共同财产如何分配?

朱芬(化名)和刘墉(化名)于1991年登记结婚,并于1994年生了一个儿子。2007年,两人来到中山努力工作。从2010年开始,夫妇俩以刘墉的名义在中山市沙溪镇创办了一家服装企业,生意兴隆。不幸的是,富裕的生活并没有带来幸福的家庭。2011年11月14日,菊芬向中山市第一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刘墉离婚并分割夫妻财产。

2012年,一审判决:菊芬、刘墉离婚,双方共有房产、汽车、服装库存、共有债权833万元。该判决于2013年8月14日生效。然而,该判决没有涉及双方银行存款和其他财产的流动。

事实上,菊粉和刘墉对银行存款的流动有很大的争议。双方都确认,家族的经济实力过去主要掌握在刘墉手中,但从2010年起,刘墉开始逐步将账户中的数千万资金转移到聚分账户,转移了约一半。朱芬负责家庭和商业运作的费用。然而,当朱芬在2011年11月14日申请离婚时,刘墉名下只有34344元的余额,而朱芬名下有1781196元的余额。

一审

判女方补偿男方118万

为此,2013年9月,刘墉向第一法院提出了另一项离婚后财产分割的诉讼。他认为菊芬已经将银行存款转移,并要求法院下令将前妻的887万元全部转移给他自己。此时,菊芬提出反诉,声称她前夫的银行账户流出608万元人民币的情况不明,她前夫购买100万元基本资金的60万元人民币下落不明。朱芬要求法院下令将550万元的钱归她自己所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4条规定:“夫妻在两个不同地方分别管理和使用的婚后获得的财产,应确认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财产时,双方管理和使用的财产归双方所有。如果双方分割的财产之间有很大的差异,该差异应由一方以相当于该差异的财产对另一方拥有更多财产的一方予以补偿”。一审法院将两人的共同存款一分为二:刘墉收到886270 .37元,菊芬收到886270 .38元。扣除刘墉实际控制的34344元后,菊粉应赔偿刘墉851926.37元。

对于刘墉提出的朱芬已经转移财产的说法,一审法院裁定,包括朱芬转移给他的兄弟和母亲在内的部分财产总计为362015元,其中朱芬

朱芬对这个决定完全不满意。她表示,2010年6月至2011年11月14日,刘墉持有的各类银行账户累计收入高达1192万元。为什么最后只剩下34344元?其余的钱在哪里?菊粉随后向中山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值得一提的是,一审期间,由于双方均声称对方恶意转让夫妻共同财产,原审法院责令双方将菊芬的离婚诉讼日期(2011年11月14日)推迟一年,并责令双方做出合理解释,单笔支出超过5万元。在第二种情况下,朱芬指出,在扣除一些商业交易后,刘勇不能清楚地解释在不到5万元的单笔支出中高达608万元的支出。二审时,菊芬向法院书面建议计算标准为1万元,但她的建议没有被采纳。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为,由于双方多个银行账户用于日常生活费用和生产经营,两者没有区别,项目混乱,双方经营的服装厂资金进出频繁,金额巨大,法院认为原法院认可的上述举证责任分配标准合理并予以确认。

最终,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审判决进行了微调,裁定菊芬赔偿刘墉1078039.34元。

二审

女方异议未被采纳

菊芬在法庭上表示,从2010年6月至2011年11月14日,刘墉基本上没有处理企业的业务,除了为其兄弟收取驻京办的收入外,没有承担家庭的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刘墉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动用数以千万元计的资本开支,是不正常的。

分享文章轻松赚奖金!
将连结分享文章给好友或是贴至论坛、社群网站上,只要有人点击你分享的文章连结,就可以赚点击奖金,最棒的是,你还有机会可以再赚到一笔可观的【成交奖金】
分享你的专属连结,让生活更美好!


中山两夫妇离婚打了两年的千万存款官司——通